堇兮

找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做一个不像自己的自己

如果

如果 注定不能做一个人
我想 做一只狗也不错
追在主人身后跑跑
摇摇晃晃
无拘无束

如果 注定不能做一个人
我想 做一只猪也不错
只需学会吃喝拉撒睡
肥肥胖胖
特立独行

如果 注定不能做一个人
我想 做一只猫也不错
时刻趴在窝里
自由散漫
安逸度日

那么我想
如果我一定要做一个人呢
也不错
至少有你
抬头是你
低头是你
眼里心里只有你

七月的夏天像
烧烤摊的那片炭火
亮而不刺眼
再想想
这也很像你

即使是孤岛
也总会有人试图探寻

告诉你

想要悄悄的告诉你
就算你不在意

香榭丽舍的花已经开毕
露水沾染封存的记忆

恋人眼中浓浓的爱意
像春天晨曦蜜蜂新采的蜜

小区公园内散步的阿姨
曾笑脸盈盈将童年不断唤起

昨夜倾盆的大雨
晕不开你留下的痕迹

咖啡馆奶与咖啡豆融合在一起
活像白衬衫里的你

在第七夜的第七百七十七秒里
想起你这件事
想悄悄告诉你

嘘…

如果我爱你是你的不幸,那么这不幸是同我生命一样长久的。—沈从文《沈从文家书》

有什么词能准确的形容我?嗯,我想 自卑又自负
我自卑,许许多多都不如身边人,越长大越感觉与人相处力不从心,他们总有无数的闪光点使我无法不仰望,我羡慕,最终演变成了嫉妒,但是呢?我还是这样,在日复一日地仰望下虚度。从未想过变化,我越自卑越想改变,想拼命挣脱那坚硬的外壳好像手持尖锤一下一下地拍打,外面的人听不到以为一片安详里面的我急得满头大汗终受束缚。于是这坚硬的自卑像是树根深深地扎根,又像是皮肤薄薄的一层却如影随形。那为什么自负呢?越感觉自己可悲可怜越想摆脱见不得自己比他人差哪怕一点,总以为自己坚硬的无懈可击实则一拍就碎一触就坏。多么可笑阿,人总是贪婪的,总觉得自己所拥有的还不够多还能更多,总爱往上看就越不容易满足,总爱往下看就越容易成为井底之蛙。所以,就是因为我是一个这样的我,一个自卑又自负的我所以我好像深处悬崖渴望抓住最后的绳索般顽强。即使在他人眼中只是笑话又如何 要是可以多希望成为你眼中的红玫瑰就算最后成为墙上的蚊子血也无悔至少曾炽热过,再不济洁白过后成为嘴角的饭粒子也可,而不像现在,我痴痴地望你坚定的走
那还能如何,就劝自己早日清醒吧。
青春易逝,芳华不再。趁阳光还在,别嫌刺眼阿…